风月大陆 第五集 东督篇 中  第一章 新人奇行

    时间:2018-07-10 晨雾散去,艾司尼亚又迎来了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初升的太阳给帝都的建筑涂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象徵着这个法斯特帝国的行政和经济中心无以伦比的辉煌。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多,市集上的各种声浪此起彼伏,叫卖声和讨价还价的声音给这座庞大的都市增添了无比的活力,这个时期的法斯特人无不尽情享受着强大帝国带来的荣耀和富足。
      城卫东督的官署是位于艾司尼亚东城市集附近的一个庞大的建筑群,採用正统的中心轴对称的建筑法,一共有三重进深,两边都是可供士兵休息的居所。大部分的城卫军没有事情的时候都是驻扎在帝都外的卫城里,只有轮值守卫的士兵会进驻到这里。
      东督的全称是法斯特帝国首都艾司尼亚城警卫军东门提督,因这个称呼实在是冗长,念起来十分费力,除了在正式的场合中用这个全称外,人们都将它简化为东督。
      东督办公的地方就在最后的一进铺着刻花地砖的大厅,大厅的正上方挂着由法斯特皇帝亲手书写的牌匾,「城卫大堂」四个金碧辉煌的大字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夺目的光芒。
      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的威严,从这里发出的命令将直接影响到帝都艾司尼亚的方方面面。因为这里不仅仅是处理东城区事务的地方,其他几个城卫的提督也会经常出现在这里协同处理帝都的事务。只不过自从安德列三世让东督这个位子空出来以后,这个地方就变得冷清了许多,往日人来人往的热闹被在庭院散步的小鸟代替。
      现在深锁的后进大门终于要打开了,这座城卫大堂要迎来它的新主人。
      老余是在东督官署服务了几十年的老勤务兵,知道今天有新的东督来,所以一大早就来到了东督官署,将后进的大门打开,又将城卫大堂打扫得乾乾净净,静候信任东督的大驾。
      早上八时正,站在后进大门外的老余看到了一个和自己穿着同样制服的男人走了过来。这个年约三十左右的男人衣服虽然有些旧,但十分乾净清爽,穿在他身上自有一番特别的味道。
      「早上好!」
      男人朝老余点头打了一个招呼,然后站在他的身边,和他随意地聊天起来。
      「难道说他是军部新派来的勤务兵吗?」
      老余的心中有这样的怀疑,但见这个男人态度随和,说话风趣,很快也消除了戒心,和他十分熟悉地谈起城卫军中的风闻趣事。
      这时候,左岛近、索沖以及其他将领们也来到了城卫大堂,开始了他们相互之间认识的第一步。闻名不如见面,原来倍受军部大员们排挤和白眼的男人在惊歎声中变得十分熟悉起来,现在他们只等着新任的东督大人叶天龙的出现了。
      九时一刻,预定的东督升帐时间已经过去一刻钟,可是事件的主角依然没有登场,索沖和左岛近心中暗暗焦急,第一天的上任,叶天龙就迟到,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九时三刻,外面终于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到了后进的大门外,骏马的嘶叫声连续响起,马上的人纷纷跃下。
      站在门口的老余和那个男人看得十分清楚,来的是一个身穿帝国华贵军袍的男人和十八个美丽的女亲卫,这个行列绝对是阴盛阳衰,行动之间更是阵阵醉人的香风扑鼻而来,让忙着敬礼的士兵们不由得深深吸了几口。
      这位新任的东督倒是真的十分有意思,和传闻中一模一样。老余的心中马上升起这样的念头。而他身边的男人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口中不知念叨了一句什么话。老余想问的时候,这个男人已经动身往里面走了。
      老余本想张口叫住这个男人,这个时候的城卫大堂已经响起了东督升帐的鼓声,众将开始列队準备参见,他只好朝这个男人的背影摇摇头。
      叶天龙一阵风似的冲进了足以容纳数百人的大厅,口中念道:「实在抱歉,我忘记了升帐的时间!」迎面看到左岛近和索沖怪异的表情,他又是笑了笑,然后朝大堂上自己的位子走去。
      在他的后面,是辛西雅所带的十五个女神战士以及于凤舞静心挑选出来的两个金凤卫,还有一个就是叶天龙的贴身侍卫玉珠。在别的人看来,这是一支香艳无比的亲卫队,想到拥有这样一支亲卫队的男人一定是对女色有着特别的喜好,然而没有亲历其间的人是无法想像到她们的战力有多少可怕,这些女人的组合绝对是大陆上屈指可数的队伍。
      连心中有所準备的左岛近和索沖也被叶天龙吃了一惊,更不用说其他从来没有接触过叶天龙的将军了。看到自己的主将身后站立的一排美艳女亲卫,城卫大堂上的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了非常古怪的感觉,眼前的男人会带给他们什么样的道路呢?不管怎么说,现在他们都已经上了这一条叫「叶天龙」的船,而船长就是眼前这个不知深浅的男人。
      「参见东督大人!」堂上的众将按照法斯特军中的礼节躬身正式拜见了叶天龙。
      叶天龙环视了一下眼前的众将,除了左岛近和索沖两张熟悉的面孔外,其余是都是自己不认识的。
      「我的参军大人在哪里啊?」叶天龙落座之后马上就开口问道。
      列队的众将左右看了一下,他们突然间发现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看到哪个军官自称是东督参军石义信。
      「末将在这里!」一个沉稳的声音从大堂的后面传来。
      叶天龙和众将一起朝出声的地方看去,一个身材标準,穿着法斯特军的一般制服的男人正大步往堂上行来。
      「他不是刚才站在门口的两个勤务兵中的一个吗?」所有的军官马上认出了来人方纔所取的立场,不由得在心中升起这样的疑问,「他就是那个被人称为『强项将军』的石义信吗?」
      有着『强项将军』称号的万骑长石义信,三十五岁,为人正直认真,处理问题一丝不苟,极坚持原则,对于任何事情都要按照规定来,本来这些都是美德,但可惜物极必反,太过坚持原则的人就不懂得圆通,成为某些人行事上的绊脚石,于是堂堂的一个万骑长却被军部弄到了一个最清闲的位置上,近乎闲置不用。
      叶天龙望着走到自己跟前的石义信,脑子里想起昨天得来的资料,马上对这个男人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今后还请大人多多指教!」石义信朝叶天龙行了一个标準的军礼朗声道。
      叶天龙注意到石义信眼中的戒备和冷淡的神色,他站起身来,盯着石义信的眼睛,正色道:「我初来乍到,根本不了解帝都的事务,应该是多多向石将军请教才是。来,请将军上座!」
      身后的一个女神战士端过一张椅子,石义信谢过之后,和叶天龙一起落座。
      叶天龙对石义信道:「在下能得到石将军这样的人担任参军,我感到十分荣幸!」
      石义信刚想说什么,叶天龙摆手道:「我知道凭将军的能力,一个小小的东督参军实在是哟些委屈了将军,小子才疏学浅,希望将军能鼎力相助。」
      石义信摸不清眼前这个风评不佳的男人到底想要做什么,从一开始就对自己这么客气,态度又是如此谦虚,他只有肃容道:「大人但请放心,卑职一定尽力而为,做好自己的事情。」
      「不,不止是你自己的事情!」叶天龙认真地说道:「我想把东督的日常事务托给将军处理。」
      语出惊人,堂上的众将固然大吃一惊,石义信更是身子一震,这是他想做但却从来没有奢望过的。
      在法斯特帝国的军队建制中,参军的职责是辅佐自己的主将处理一切事务,只有在必要的时候,行使代替主将的使命。但即使是这样,由于权力是人人所喜爱的,没有一个主将肯把自己手中的权力分出一部分给别人。是以现在的参军职责已经褪变成只有发言权,没有处事权的职位,近乎于和幕僚参谋人员的功能一样了。若非法斯特帝国的规定,参军还有一项替主将掌管印信的功能,这个职位说不定就被废除了。而实际上,军部已经有这样的声音,要把参军这个职位去掉,让主将自己来掌管大印。
      「大人这可万万不行!卑职怎么可以……」
      叶天龙打断了石义信的话,诚挚地说道:「我相信将军的能力,一定可以将事务处理妥当的。」
      石义信的眼中闪过极其複杂的神色,久久才用低低的声音说道:「为什么,为什么对卑职这么有信心?难道大人不知道军部对卑职……」
      叶天龙哈哈一笑道:「军部的事就不用管它了,将军肯接下这个使命,我就很高兴了,因为小子实在是很明白自己是一块什么料。」
      石义信盯了叶天龙老半天,好像在判断这个男人说话的真实性,又好像是因为太过突然而一时无法接受一般,大堂上静悄悄的,几乎连一根针落地都可以听到声音。
      叶天龙含笑望着石义信,但见他突然上前拜倒在地,口中颤声说道:「承蒙大人器重,卑职愿尽献绵薄之力。」
      叶天龙大喜,上前扶起了石义信,笑道:「有将军这一句话,我就可以放心偷懒了!」
      石义信恭敬道:「大人说笑了!」
      叶天龙转身对众将官道:「你们大家都知道了,以后一切日常事务石参军就可以作主了。」众人轰然应声,叶天龙知道自己至少第一步作对了,他表现出来的用人态度让众将对他有了一定的信心。而此时的石义信眼中更是爆出异样的神采,他觉得自己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既然大家以后要和在下一起共事,现在还是让我们先来熟悉一下!」回到座位的叶天龙望着众人,「大家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这样的开场白让众人一阵愕然,然而见叶天龙却是一副十分认真的样子,不禁面面相觑。
      「就先从我开始吧!」见堂下的众人没有反应,叶天龙笑了笑后开始自我介绍起来。
      叶天龙三言两语就结束了自己的介绍词,然后又说出了一番让下面众将吃惊的话来。
      「现在轮到你们一个个来自我介绍了,不过有一点,你们自我介绍完后,还要说出你们自己最得意的长处,以及最想从事的工作。记住,我会根据你们的要求安排大家的位置的,所以还请大家慎重从事!」
      众将一阵骚动,这种新鲜的东督开府升帐仪式他们从来没有听到过。今天一个上午遇到的事情比他们以前碰到的都要怪,但仔细一想,却又十分有趣,看来自己的主将的确是与众不同啊!
      「我先声明,如果不能做好那个工作的话,可是要受到严惩的!」
      叶天龙突然严肃的加了一句话,然后又笑着说道:「不过大家请放心,如果真的不想做事情的话,你也可以不用做事,儘管每天去泡茶馆,逛春楼好了,但为了不让军部的人说你是帝国的薪水小偷,军队的米虫,我会把你封为『东督观察员』,要求你每天交出一份观察报告。我想这样你们应该做得到吧?」
      坐在一边的石义信已经从初期的激动中平静下来,听到叶天龙这样的话后不禁微笑着插了一句话。
      「如果连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到,那么你们也只有回家抱着自己的老婆睡大觉了!」
      没有想到传闻中正经严肃的「强项将军」石义信也会说出这样风趣的话,众人发出一阵笑声,此时对叶天龙有所了解的索沖也笑嘻嘻的加上一句话。
      「嘿嘿,回家抱老婆睡觉也没有关係,只要在报告里写上『深入基层,体察民情』,这样不就可以了?」
      叶天龙连连点头,笑道:「不错,索将军实在是个聪明人,这样绝对是可以,可以的!」
      众将官更是哄堂大笑,这样的上司倒是天下少有,能在这样的男人下面做事,一定会非常有意思的。
      笑过之后,众将开始认真思考起来,因为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遇。以前在别的单位里做事,都是由上司指定安排的,而现在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工作,如果做得不好,那只有怪自己没能力了。
      众人的发言开始了,出乎叶天龙的意料,真正想当「东督观察员」的人倒是寥寥无几,这其中有一个人引起他的注意,而在之前于凤舞的介绍中,叶天龙知道这个人是被军部的人称为「百败将军」的迟显。
      迟显只对叶天龙说了一句话,「我这个人除了打过败仗以外,什么长处也没有。」这话让叶天龙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能够这么直截了当地介绍自己,而且对自己的评价又是这么乾脆,这样的男人也算是一个怪人吧!
      「百败将军」迟显,也有人叫他作「白癡将军」,因为他从军以来,就是以反应迟钝闻名于军部,曾经在对帕里的战争中,一口气连败十八场,气得当时的大将军差点儿就要把他斩了,所幸的是他虽然败了,却没有损失掉自己旗下多少人马,所以后来只是被送回军部闲置起来。
      结束这场前所未有的开府升帐已经是近午时分了,叶天龙的所作所为让他的手下众将见识了他的特别,同时也赢得了他们的拥护。他这一手做得非常漂亮,让手下人觉得在他的帐下做事十分舒心顺畅。
      「士为知己者死」,对于这些将领来说,能遇到这样一个开明的上司,可以让他们尽展才能,这是多么难得的机遇。
      石义信虽然答应了叶天龙的请求,负责处理东督的日常事务,但他也再三强调,一定会及时向他汇报,真正的决策人还是叶天龙,他只是一个具体的操作人而已。现在的他完全将刚见叶天龙时的判断推翻了,叶天龙对他的器重和信任让他十分感动,不管日后怎么样,至少目前这份知遇是他从来没有过的。特别是叶天龙的那句话「你儘管放手去做,一切有我担当!」,点燃了他心中沉积已久的火焰。
      这天中午,回到家中的石义信的神情让他的夫人十分惊奇,知道自己的夫君由于被闲置多年,使得满怀才能的他也日渐消沉,但现在从接到使命时的疑虑和不安,早上出门时满腹的心事,到现在的神采飞扬,精神抖擞,期间的转变之快让她感到无比惊讶。
      那个被外界评为好色的浪蕩男人到底对自己的夫君施展了什么魔法?
      一向不多问夫君事情的石夫人忍不住问道:「那个新任的东督对你还好吧?
      到底给了你什么待遇啊?」
      劲头十足的参军满面春风的对自己的夫人说了一句:「原来外界对他的评价都是真的!」
      这话更让他的夫人疑惑不解,但很快她就明白了自己夫君的意思,因为她的夫君嚷着要把家也搬到东督官署里去,说话时那神情快乐的像个孩子。
      尤那亚反覆看着手中的报告,脸上是一片莫测高深的神情。这样的表情让站在他前面的男人感到意外,原本以为自己的主君会勃然大怒的,现在竟然是波澜不惊?
      放下手中的报告,尤那亚抬起头来,说道:「既然火娘子这样决定了,那就算了吧,通知我们的人全力支持她的行动!」
      「太子殿下!……」
      尤那亚摆手阻止了部下的发言,沉声说道:「就照我的命令行事!」
      身为部下的男人无言的朝自己的主君施了一个礼,然后退出了房间。
      「哼,闹得越大越好,看他这个东督能坐多久?」
      尤那亚望着部下的背影,冷冷的低声自语道:「这一场艾司尼亚的火焰可以照亮多少人的心呢?」
      但他的思绪没有多停留片刻,第二个人已经进来了。
      「怎么样?早上的情况是不是很有意思啊?」
      看到来人后,尤那亚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口气中带着一丝的热切。
      「太子殿下!」进来的男人恭敬地行了一个礼后,开始详细地报告起来。
      「这个男人居然这么做!」尤那亚听完后从牙缝里挤出了这样一句话,「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怪胎啊?」
      与此同时,正为公孙三娘的事发愁的吉里曼斯接到手下人的报告,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真没有想到,叶天龙还会来这样一手,尤那亚那个小子会不会有一种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的感觉啊?」
      公孙三娘也颇感惊讶地说道:「叶天龙这一手的确漂亮,那些桀骜不驯的家伙其实些都是挺有能力的人,会不会就这样被他给收服了?」说到后来的时候,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的忧虑。
      吉里曼斯伸出肥胖的大手轻轻拍了一下公孙三娘的小手,说道:「小乖乖,不要这么担心,现在还没有遇到什么事情,如果真有什么大事发生,这些人会不会站在叶天龙的一边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再说了,那些人归到叶天龙的手下,总比放在尤那亚那边要好得多,省得哪天为尤那亚所用,不是让他实力大增吗?」
      公孙三娘白了他一眼,媚笑道:「大人真是好心思,奴家果然没有投错人啊!」
      吉里曼斯笑呵呵地将这个妖媚的女人抱在怀中,先亲了一口后,才说道:「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如果找不到公孙大娘的人,%就不可能登上公孙世家的当家大位,也就无法动用公孙世家的庞大实力了。」
      公孙三娘也苦恼地说道:「都怪那些问剑斋的笨蛋,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让我大姐溜走了,只抓住了她的两个贴身侍女。」
      吉里曼斯想起一事,就问道:「那两个侍女呢?说不定可以从她们的嘴巴里问出%大姐的下落来。」
      「十二星剑士正在拷问她们呢,哪里还用你说。」公孙三娘飞了一记媚眼,想是突然间想到的一样,又加上一句话。
      「那两个小女人还真漂亮,真是便宜了那十二个混蛋。」
      「什么?」吉里曼斯不由得惋惜地说道:「怎么不早点告诉我,给他们那些家伙不是太浪费了点!」
      「我就知道大人会这么说!」
      公孙三娘媚笑连连,一双小手在吉里曼斯的胸膛上慢慢抚摸着,然后张口朝吉里曼斯的脸上吹了一口气。
      「现在大人你是不是心动了?」
      「心动?还是先吃了你这个骚娘子吧!」
      吉里曼斯大笑着站起身来,抱着公孙三娘往内间行去。
      新任东督叶天龙上任后的奇言怪行在有心人的传播下,很快被众人所知,不少人顿时感到眼睛一亮,这样的男人不说是独一无二,至少也是极为罕见。众人不禁都擦亮眼睛,想看看这个男人今后的行止。
      这一点,连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就因为他今天的行为为他日后招揽人才打下了可观的基础,许多有识之士开始考虑投效他的可能性。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开心色播网网址_一级黄色录像影片_夜色快憣_色欲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